无昵称

什么都吃 想吃就吃

【贺红】HE小短篇


小学生文笔!!!

莫关山视角


从黑暗中醒来,周围陌生的环境令我感到疑惑。这是哪儿?

房间突然被闪电照得通明,窗纱上亮起耀眼的蓝光,转瞬又熄灭了,紧接着,沉雷在头顶炸响,隆隆地滚向远方。

下雨了。

"啪嗒"一声,房门被打开,随之亮起的白炽灯照得我一时睁不开眼,不适地想抬起胳膊来挡。发现手臂被牵制住,才瞥见手背上连着的透明滴管。

想起来了。自己好像跟贺天比试的时候输了,并且还顺便晕了过去。

操。丢脸丢大发了。

"醒了?"就在我无比惆怅的时候,愁绪来源的本体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并且非常欠揍的用手比了个"二",让我说出这是几。

"你。"我脱口而出,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再机智。

"看来没什么大问题"贺天像是松了一口气,扯出了一个笑,又接了句,"你是不是太喜欢我了,一开口就是我?"

我只觉得下一刻我就能一脚把他踹出去,然而现在的我不能这么做。我TM现在还带伤呢!不过这并不妨碍我逞口舌之快。

"滚,我现在恨不得你出门就被群殴。"

"哦?"贺天笑了笑,"那你恐怕要失望了。目前如果没有十几个人同时上的话估计还放不倒我。"

"妈的"骂了一声娘后,房间里竟顿时静了下来。

"我挺喜欢你的"贺天的声音和外面的雷声同时响起,以至于我严重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贺天大概也觉得我可能没听清,走到床边,再次重复了那句话。

"莫关山,我喜欢你。"

1+1=2,2+2=4,4+4=8,8+8=16,……我迅速回想了一遍小学一年级教的加法。至于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想这个,我也解释不清楚。

大概是因为,
人需要自己麻痹自己。

妈逼。这什么情况啊?这个上午刚把我打得躺在床上的人,现在竟然在跟自己告白!?

啊,真主安拉!哦,不,佛啊!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

等等,你他妈怎么还亲上了!我操操操操,你舌头伸进来干嘛!所有未出口的脏话都被堵了回去,耳边只剩下唇齿之间相撞以及口中液体搅动的声音。额…好吧,再加上从我口中发出的哼哼声。我发誓是因为差点喘不过气来才发出那种声音的,上帝作证!

可…尼玛…我为什么心跳加速了!?

一忍再忍,不能再忍。

我非常坚决地在贺天的舌尖上咬了一口。不一会儿,口腔中便充满了血腥味。贺天,退了出来。

"操,你他妈发情别在我身上发!"

"发情?"贺天用手指抹去了嘴角残留的血迹,"你以为我是什么?"

"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他妈是认真的!"贺天的眼神直逼我,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时说不出话来。

"跟我在一起"

不是问句,更像是单方面的宣布。

总是这样。

垃圾。

"我又不喜欢你"

"你喜欢。"贺天一口坚定的语气让我觉得有些好笑。

"谁他妈告诉你的?"喜欢?又或者不喜欢?连我自己都不确定的事你又怎么知道?

没错。我承认自己对贺天不是没有感觉。

为了我打架。

还有外套,告诉我我也是有朋友的。

……

渐渐觉得,这个人,好像,也没那么坏…甚至有时候很久没有见到他,反而有点不适应。

可是这是喜欢吗?

"不信?我们来打个赌。"贺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物,扔给我,手指指着耳垂下方的一处,"从这,划下去,我就相信你不喜欢我,并且不会再找你麻烦。而你,要是做不到,就好好做我的男朋友。"

我心里一震。看了眼手中的指虎,新的。很锋利。在灯光下泛着冷光。脖颈吗?这样划下去的话会怎样呢?

大概,轻了,流堆血算完事。重了,血管破裂,就关乎性命了。

把虎戒戴上,放在贺天的脖颈旁。白皙的皮肤下可以看得见几条青筋。我用手比划着下手的位置,而他的脸上却毫无惧色。下手的前一秒,我放弃了。

操,你个不要命的家伙,怕了你了。

贺天笑了。好像一开始就猜到了结果的那种。

我每次都在想,明明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笑起来就那么好看呢。

"我要还是不答应呢?"

"那我就在这里把你给办了,直到你答应为止。"贺天仍然一脸笑意。

我想我现在一定是一脸黑线。

果然,这才是本色。

窗外的雨声渐渐变小,夜色湮没了那风雨飘摇的一茎残荷。

"你今天是故意的?专挑关键部位打?"我随口一问。

一个月前,我为了想让自己变得更强去了拳击馆学拳击。结果去的第一天就在那遇见贺天。这才知道他差不多可以算是专业级别的了,并且还他妈有特权。

于是他就很轻松的一句话就成了我的教练。不得不说贺天的水平还是挺高的,我也学了很多。(除了每次有事没事就耍点流氓以外)

很多时候需要切磋,看的出他也是有些让着我。

但今天

……

"嗯...我哥在旁边看着,那时候。"

我觉得奇怪,但也不想深究。

谁的心里没有点事。

就在我以为贺天不打算说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以后跟你讲..."

"嗯"有点意外,有点...安心。

"毛毛"

我吓得差点没从床上掉下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能换个称呼吗?我求你了"

"我们现在是情侣了。"

"en"我想翻个白眼。你这是要再确认一遍!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干些情侣干的事?"

???

还没等我回答,贺天便又吻了过来,顺便手也不闲着地在我身上游走。

都直接动手了还问个屁!

……

算了,管他的。

窗外,雨停了。空气变得清新。

––end.

谢阅.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