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昵称

什么都吃 想吃就吃

【贺红】Today 520

来晚了...

22:45
  莫关山在一张并不很大的床上呈"大"字躺着,回想着颇为神奇的一天。贺天。手机屏幕上通话最频繁的联系人。什么时候他们两变成这种关系了?不对,我们俩什么关系?
  
  打开相册,里面全是贺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他手机偷拍的自己的丑照还有他们两个的合照。每张照片上的贺天都帅气逼人,而自己却是各种丑态。

   Fuck!

   莫关山一张一张的看了过去,又按下了删除键,直到...

   我操!我的眼睛!!

  莫关山一下子把手机扔到床上,很软的床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响声。这要是他不小心扔到了地上,肯定碎成渣了。

  莫关山半睁着眼把最后一张照片删掉。

  操,贺天!你他妈用我手机拍了什么?!!还有...为毛你××那么粗且长。作为一个男人,莫关山很不想在这方面认输。但是当他看到照片上红红的肉柱时,愤怒之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跟贺天的根本就没办法比!

  而且那家伙学习又好,长得...长得也不赖...早晚有一天得搞死他,不然自己可能活不下去!

23:00
 
  正想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莫关山不小心手一滑就按了接听。

  "Don't close mountain!"

  "大半夜的干嘛?"

  "你...很饥渴??这么想干?"

  "我操,你能不能正常讲话了。有屁快放!"

  "屁但是没有...不过现在我的精子倒是无处释放,不然你..."

  贺天那边还没讲完,莫关山就把电话挂了。面色微红。垃圾。

  不一会儿,贺天又打来几个电话,莫关山都没接。

  接着,莫关山就收到一条短信。

   玫瑰别扔,要是我去你家的时候没看见,你就死定了。

  玫瑰??我他妈一万个操。

  莫关山屁股着火似的跑下床,将那九朵玫瑰从垃圾桶中救了出来。

  呼~还有没脏花瓣也只掉了一两瓣。他可不想再被贺天暴揍一顿。

  随意地插进房间里一个玻璃空花瓶里,又添了水。莫关山回到床上重新安静地躺着。

  手机屏幕依旧显示着贺天发来的短信。

  日期是五月二十号。

21:13

  贺天把莫关山送到了家。而后自己开车回了家。

20:20

   莫关山差点气的暴走。原因是到最后这顿饭根本就不用付钱,因为这家店是贺天的哥哥贺呈的产业之一。

  他朝贺天比了个中指。

  刚出餐厅,一位可爱的小女孩手里捧着一些玫瑰就来问莫关山要不要买。

  莫关山没经过头脑就直接回绝了。

  贺天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跟她聊了几句。小女孩指了指广场上一个看起来30几岁的妇女。她是在帮妈妈卖。

  贺天一般身上只带的一些零钱。他只好将零钱全都掏出,给小女孩,让她把玫瑰给了莫关山。

  "!!给我干嘛?我又不是女生!"

  "给你你就拿着,你说是吧,小妹妹?"

  小女孩郑重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只见过把玫瑰送给漂亮姐姐的,不过也没人说不能送给哥哥的呀!

  在小女孩有力的眼神和贺天的威逼利诱之下,他只好手捧九朵玫瑰,接受四面传来的诡异目光,走过广场。

  坐上贺天的车时,莫关山憋不住问了一句:"贺天,你介意我杀了你吗?"

  "呵,如果你能先打过我的话随意"

  "靠"

19:05

   "你那么紧张干嘛?又不是没有过。"

  莫关山突然想到上次,在篮球场旁边...

  "还是说...你坚持不到三分钟?"贺天的嘴脸微微勾起,略有嘲讽的意味。

  "操。你才不行!"

  服务员已经拿好相机和秒表就位。

  贺天走近莫关山,一把揽过他的肩,俯下头,结结实实地压上了莫关山的唇。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贴上,便直接撬开牙关,攻了进去。

  很软。很舒服。这是贺天所有的感觉。想占有,更多更多。

  而莫关山则附和着贺天的节奏。

  唇齿之间,尽是对方的气息。

  在这之中,贺天的手不安分地抚上莫关山的腰。轻轻地在腰部上下游动着。莫关山的吻技没有贺天那么好,他现在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缺氧,连站立都不够很稳,哪里能注意要贺天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服务员喊了声行了,两个才分开。分开时一些透明的液体在二人唇间拉出几条细丝。

  莫关山显然看到了,别过脸去,面色潮红。

  按道理来说服务员应该是对这种行为很是适应,没想到,连服务员的脸上竟也带有些不好意思的红润。贺天友好地对服务员笑了笑,示意她可以走了。

  在服务员临走之际,贺天凭借身高优势瞄到了秒表上显示的时间。3分49秒。其实可以更久,贺天想。

  这顿饭贺天显然胃口很好吃的比平时多的多。

  莫关山在不放过吃的情况下,喝了许多饮料...

18:30

  莫关山被贺天带到一家星级餐厅,听说贺天要请客,也就毫不客气地把看着好吃的菜全点了一遍。贺天也没什么表示。倒是服务员倒很热情地在上菜之后跟他们两位提醒说因为今天是5.20餐厅有相关活动。可以免一些餐费。

  原本莫关山是无所谓的,因为他知道贺天不差这一点钱。没想到贺天看完活动之后竟然反悔说要AA制。而且刚刚自己还点了那么多东西!

  先生,请问二位参加活动吗?

  参加。贺天没有一丝犹豫。

  至于莫关山看完活动内容后则是一脸黑线。

   情侣舌吻超过三分钟并拍照留念的餐费免一半。

  不参加!莫关山脱口而出。

  你确定?你知道你刚刚点的这些要多少钱吗?贺天似乎对莫关山的回答甚是不满,口气有些不悦。

  莫关山这个时候才认真地看了菜单上的价表。

  我操你妹,最便宜的一道菜450!

  怎么样?嗯?真的不参加?

  服务员刚要走。便被莫关山叫住。

  参...参加...

  明明只有两个字,莫关山却说的十分艰辛。

 
 

17:10

  莫关山来到贺天家里的时候发现贺天就在门口等他。依旧是一身黑,但是很衬他的肤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竟然也会觉得这个曾经的死对头不那么碍眼了。

  "走吧"

  "去哪?"

  "陪我吃饭!"

  "我要是不去呢?"

  "你再说一遍?"莫关山可以听见贺天手指握拳的喀嚓声。

  莫关山开门坐上贺天的车是,想着在他面前自己怎么就这么怂呢。

  "话说你他妈有驾驶证吗?就开车!"

  "你说呢?"

  "..."

  看不出来像贺天这样脾气的人开车竟然十分稳。

16:32

   莫关山在上今天的最后一节课,课上语文老师讲得很激动,但他却没什么心思听。

  "放学后来我家。"贺天发来的短信给了他不听课的理由。

  "中午的做饭还有,你自己热一下就可以吃了。不用再煮了。"

  "让你过来就过来哪那么多废话"

  "Fuck you!"万恶的资本家!

-end

不喜勿喷.





 

评论(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