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昵称

什么都吃 想吃就吃

给我来一堆李子。

                 ——刚弹完钢琴的吧唧

(:不断翻旧糖...

每次看一美哭都好心疼ಠ╭╮ಠ

【盾铁】

16年的《意林》

然而我17年才知道(绝望

起声:

#通常因为什么失眠#

P8为P5隐藏部分,不清楚选哪个好就都发出来了😂 so…
提问:星云为什么会被打两次?【微博doge

【家里喵病了不敢开窗开风扇,热die…

【贺红】HE小短篇


小学生文笔!!!

莫关山视角


从黑暗中醒来,周围陌生的环境令我感到疑惑。这是哪儿?

房间突然被闪电照得通明,窗纱上亮起耀眼的蓝光,转瞬又熄灭了,紧接着,沉雷在头顶炸响,隆隆地滚向远方。

下雨了。

"啪嗒"一声,房门被打开,随之亮起的白炽灯照得我一时睁不开眼,不适地想抬起胳膊来挡。发现手臂被牵制住,才瞥见手背上连着的透明滴管。

想起来了。自己好像跟贺天比试的时候输了,并且还顺便晕了过去。

操。丢脸丢大发了。

"醒了?"就在我无比惆怅的时候,愁绪来源的本体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并且非常欠揍的用手比了个"二",让我说出这是几。

"你。"我脱口而出,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再机智。

"看来没什么大问题"贺天像是松了一口气,扯出了一个笑,又接了句,"你是不是太喜欢我了,一开口就是我?"

我只觉得下一刻我就能一脚把他踹出去,然而现在的我不能这么做。我TM现在还带伤呢!不过这并不妨碍我逞口舌之快。

"滚,我现在恨不得你出门就被群殴。"

"哦?"贺天笑了笑,"那你恐怕要失望了。目前如果没有十几个人同时上的话估计还放不倒我。"

"妈的"骂了一声娘后,房间里竟顿时静了下来。

"我挺喜欢你的"贺天的声音和外面的雷声同时响起,以至于我严重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贺天大概也觉得我可能没听清,走到床边,再次重复了那句话。

"莫关山,我喜欢你。"

1+1=2,2+2=4,4+4=8,8+8=16,……我迅速回想了一遍小学一年级教的加法。至于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想这个,我也解释不清楚。

大概是因为,
人需要自己麻痹自己。

妈逼。这什么情况啊?这个上午刚把我打得躺在床上的人,现在竟然在跟自己告白!?

啊,真主安拉!哦,不,佛啊!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

等等,你他妈怎么还亲上了!我操操操操,你舌头伸进来干嘛!所有未出口的脏话都被堵了回去,耳边只剩下唇齿之间相撞以及口中液体搅动的声音。额…好吧,再加上从我口中发出的哼哼声。我发誓是因为差点喘不过气来才发出那种声音的,上帝作证!

可…尼玛…我为什么心跳加速了!?

一忍再忍,不能再忍。

我非常坚决地在贺天的舌尖上咬了一口。不一会儿,口腔中便充满了血腥味。贺天,退了出来。

"操,你他妈发情别在我身上发!"

"发情?"贺天用手指抹去了嘴角残留的血迹,"你以为我是什么?"

"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他妈是认真的!"贺天的眼神直逼我,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时说不出话来。

"跟我在一起"

不是问句,更像是单方面的宣布。

总是这样。

垃圾。

"我又不喜欢你"

"你喜欢。"贺天一口坚定的语气让我觉得有些好笑。

"谁他妈告诉你的?"喜欢?又或者不喜欢?连我自己都不确定的事你又怎么知道?

没错。我承认自己对贺天不是没有感觉。

为了我打架。

还有外套,告诉我我也是有朋友的。

……

渐渐觉得,这个人,好像,也没那么坏…甚至有时候很久没有见到他,反而有点不适应。

可是这是喜欢吗?

"不信?我们来打个赌。"贺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物,扔给我,手指指着耳垂下方的一处,"从这,划下去,我就相信你不喜欢我,并且不会再找你麻烦。而你,要是做不到,就好好做我的男朋友。"

我心里一震。看了眼手中的指虎,新的。很锋利。在灯光下泛着冷光。脖颈吗?这样划下去的话会怎样呢?

大概,轻了,流堆血算完事。重了,血管破裂,就关乎性命了。

把虎戒戴上,放在贺天的脖颈旁。白皙的皮肤下可以看得见几条青筋。我用手比划着下手的位置,而他的脸上却毫无惧色。下手的前一秒,我放弃了。

操,你个不要命的家伙,怕了你了。

贺天笑了。好像一开始就猜到了结果的那种。

我每次都在想,明明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笑起来就那么好看呢。

"我要还是不答应呢?"

"那我就在这里把你给办了,直到你答应为止。"贺天仍然一脸笑意。

我想我现在一定是一脸黑线。

果然,这才是本色。

窗外的雨声渐渐变小,夜色湮没了那风雨飘摇的一茎残荷。

"你今天是故意的?专挑关键部位打?"我随口一问。

一个月前,我为了想让自己变得更强去了拳击馆学拳击。结果去的第一天就在那遇见贺天。这才知道他差不多可以算是专业级别的了,并且还他妈有特权。

于是他就很轻松的一句话就成了我的教练。不得不说贺天的水平还是挺高的,我也学了很多。(除了每次有事没事就耍点流氓以外)

很多时候需要切磋,看的出他也是有些让着我。

但今天

……

"嗯...我哥在旁边看着,那时候。"

我觉得奇怪,但也不想深究。

谁的心里没有点事。

就在我以为贺天不打算说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以后跟你讲..."

"嗯"有点意外,有点...安心。

"毛毛"

我吓得差点没从床上掉下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能换个称呼吗?我求你了"

"我们现在是情侣了。"

"en"我想翻个白眼。你这是要再确认一遍!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干些情侣干的事?"

???

还没等我回答,贺天便又吻了过来,顺便手也不闲着地在我身上游走。

都直接动手了还问个屁!

……

算了,管他的。

窗外,雨停了。空气变得清新。

––end.

谢阅.

【贺红】Today 520

来晚了...

22:45
  莫关山在一张并不很大的床上呈"大"字躺着,回想着颇为神奇的一天。贺天。手机屏幕上通话最频繁的联系人。什么时候他们两变成这种关系了?不对,我们俩什么关系?
  
  打开相册,里面全是贺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他手机偷拍的自己的丑照还有他们两个的合照。每张照片上的贺天都帅气逼人,而自己却是各种丑态。

   Fuck!

   莫关山一张一张的看了过去,又按下了删除键,直到...

   我操!我的眼睛!!

  莫关山一下子把手机扔到床上,很软的床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响声。这要是他不小心扔到了地上,肯定碎成渣了。

  莫关山半睁着眼把最后一张照片删掉。

  操,贺天!你他妈用我手机拍了什么?!!还有...为毛你××那么粗且长。作为一个男人,莫关山很不想在这方面认输。但是当他看到照片上红红的肉柱时,愤怒之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跟贺天的根本就没办法比!

  而且那家伙学习又好,长得...长得也不赖...早晚有一天得搞死他,不然自己可能活不下去!

23:00
 
  正想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莫关山不小心手一滑就按了接听。

  "Don't close mountain!"

  "大半夜的干嘛?"

  "你...很饥渴??这么想干?"

  "我操,你能不能正常讲话了。有屁快放!"

  "屁但是没有...不过现在我的精子倒是无处释放,不然你..."

  贺天那边还没讲完,莫关山就把电话挂了。面色微红。垃圾。

  不一会儿,贺天又打来几个电话,莫关山都没接。

  接着,莫关山就收到一条短信。

   玫瑰别扔,要是我去你家的时候没看见,你就死定了。

  玫瑰??我他妈一万个操。

  莫关山屁股着火似的跑下床,将那九朵玫瑰从垃圾桶中救了出来。

  呼~还有没脏花瓣也只掉了一两瓣。他可不想再被贺天暴揍一顿。

  随意地插进房间里一个玻璃空花瓶里,又添了水。莫关山回到床上重新安静地躺着。

  手机屏幕依旧显示着贺天发来的短信。

  日期是五月二十号。

21:13

  贺天把莫关山送到了家。而后自己开车回了家。

20:20

   莫关山差点气的暴走。原因是到最后这顿饭根本就不用付钱,因为这家店是贺天的哥哥贺呈的产业之一。

  他朝贺天比了个中指。

  刚出餐厅,一位可爱的小女孩手里捧着一些玫瑰就来问莫关山要不要买。

  莫关山没经过头脑就直接回绝了。

  贺天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跟她聊了几句。小女孩指了指广场上一个看起来30几岁的妇女。她是在帮妈妈卖。

  贺天一般身上只带的一些零钱。他只好将零钱全都掏出,给小女孩,让她把玫瑰给了莫关山。

  "!!给我干嘛?我又不是女生!"

  "给你你就拿着,你说是吧,小妹妹?"

  小女孩郑重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只见过把玫瑰送给漂亮姐姐的,不过也没人说不能送给哥哥的呀!

  在小女孩有力的眼神和贺天的威逼利诱之下,他只好手捧九朵玫瑰,接受四面传来的诡异目光,走过广场。

  坐上贺天的车时,莫关山憋不住问了一句:"贺天,你介意我杀了你吗?"

  "呵,如果你能先打过我的话随意"

  "靠"

19:05

   "你那么紧张干嘛?又不是没有过。"

  莫关山突然想到上次,在篮球场旁边...

  "还是说...你坚持不到三分钟?"贺天的嘴脸微微勾起,略有嘲讽的意味。

  "操。你才不行!"

  服务员已经拿好相机和秒表就位。

  贺天走近莫关山,一把揽过他的肩,俯下头,结结实实地压上了莫关山的唇。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贴上,便直接撬开牙关,攻了进去。

  很软。很舒服。这是贺天所有的感觉。想占有,更多更多。

  而莫关山则附和着贺天的节奏。

  唇齿之间,尽是对方的气息。

  在这之中,贺天的手不安分地抚上莫关山的腰。轻轻地在腰部上下游动着。莫关山的吻技没有贺天那么好,他现在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缺氧,连站立都不够很稳,哪里能注意要贺天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服务员喊了声行了,两个才分开。分开时一些透明的液体在二人唇间拉出几条细丝。

  莫关山显然看到了,别过脸去,面色潮红。

  按道理来说服务员应该是对这种行为很是适应,没想到,连服务员的脸上竟也带有些不好意思的红润。贺天友好地对服务员笑了笑,示意她可以走了。

  在服务员临走之际,贺天凭借身高优势瞄到了秒表上显示的时间。3分49秒。其实可以更久,贺天想。

  这顿饭贺天显然胃口很好吃的比平时多的多。

  莫关山在不放过吃的情况下,喝了许多饮料...

18:30

  莫关山被贺天带到一家星级餐厅,听说贺天要请客,也就毫不客气地把看着好吃的菜全点了一遍。贺天也没什么表示。倒是服务员倒很热情地在上菜之后跟他们两位提醒说因为今天是5.20餐厅有相关活动。可以免一些餐费。

  原本莫关山是无所谓的,因为他知道贺天不差这一点钱。没想到贺天看完活动之后竟然反悔说要AA制。而且刚刚自己还点了那么多东西!

  先生,请问二位参加活动吗?

  参加。贺天没有一丝犹豫。

  至于莫关山看完活动内容后则是一脸黑线。

   情侣舌吻超过三分钟并拍照留念的餐费免一半。

  不参加!莫关山脱口而出。

  你确定?你知道你刚刚点的这些要多少钱吗?贺天似乎对莫关山的回答甚是不满,口气有些不悦。

  莫关山这个时候才认真地看了菜单上的价表。

  我操你妹,最便宜的一道菜450!

  怎么样?嗯?真的不参加?

  服务员刚要走。便被莫关山叫住。

  参...参加...

  明明只有两个字,莫关山却说的十分艰辛。

 
 

17:10

  莫关山来到贺天家里的时候发现贺天就在门口等他。依旧是一身黑,但是很衬他的肤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竟然也会觉得这个曾经的死对头不那么碍眼了。

  "走吧"

  "去哪?"

  "陪我吃饭!"

  "我要是不去呢?"

  "你再说一遍?"莫关山可以听见贺天手指握拳的喀嚓声。

  莫关山开门坐上贺天的车是,想着在他面前自己怎么就这么怂呢。

  "话说你他妈有驾驶证吗?就开车!"

  "你说呢?"

  "..."

  看不出来像贺天这样脾气的人开车竟然十分稳。

16:32

   莫关山在上今天的最后一节课,课上语文老师讲得很激动,但他却没什么心思听。

  "放学后来我家。"贺天发来的短信给了他不听课的理由。

  "中午的做饭还有,你自己热一下就可以吃了。不用再煮了。"

  "让你过来就过来哪那么多废话"

  "Fuck you!"万恶的资本家!

-end

不喜勿喷.